1. 首頁
  2. 游戲

傳奇IP入華第19年,娛美德的流氓操作又害了兩家公司

  4月1日晚,A股上市公司愷英網絡公告稱已與浙江九翎簽署股權轉讓終止協議,終止2018年啟動,總額10.64億元的股權收購,由雙方均攤個人所得稅,九翎向愷英退回約9.6億元價款,此后也不再并入愷英財務報表。

傳奇IP入華第19年,娛美德的流氓操作又害了兩家公司

股權轉讓價款返還

  公告顯示,由于從娛美德手中獲取的傳奇IP著作權有效性成疑,九翎已遭到株式會社傳奇IP、亞拓士雙方侵權仲裁,在2018-2020年期間,九翎旗下多款產品運營受挫,并面臨著多起賠款數額可能超過公司總資產的國際仲裁,可能無法繼續經營

傳奇IP入華第19年,娛美德的流氓操作又害了兩家公司

九翎網絡科技過去兩年主要財務數據

  因為來自源頭的版權糾紛,2018年凈利潤過2億的九翎在一年內就轉虧,2019年凈虧損過4500萬元,愷英網絡收購賠錢、產品運營受阻之外,股價也從18年初的15元上下掉到如今3元上下。

  于傳奇IP、代理商和股民,娛美德,害人不淺。

  一個流氓版權商

  愷英、九翎和股民的損失,核心都是一個點:傳奇IP糾紛。

  國內傳奇IP根源是2000年的韓國二流網游《MIR2》,所有權歸娛美德(WeMade)和亞拓士(ACTOZ)共同所有。傳奇IP能火,是ACTOZ在2001年授權給盛大,經盛大和之后19年間愷英、九翎等等中國游戲商努力所致。

  但有錢賺就有糾紛,能扒皮賺錢,就比自己流汗舒服。

  2002年底,娛美德開始委托ACTOZ行使其作為《MIR2》共同著作權人的一切權利,和盛大游戲簽署補充協議,以共同著作人的身份分一杯羹。期間因利益分配不均的問題,ACTOZ和娛美德由友轉敵,糾紛不斷。

  此后數年,娛美德逐漸放緩《MIR2》在韓運營節奏,不做IP,專搞IP授權和IP“保護”。到2009上市,“產品授權”已經成了公司的主要收入業務。

  從2012年開始,中國游戲市場進入到頁游、手游時代,IP成為產品核心。聰明的娛美德制定了更詳實的“版權保護”計劃:同一市場授權多家廠商、同一IP授權做更細的期限、平臺要求

  即便他們知道自己不完全享有傳奇IP著作權,但后續風險是別人的,自己,先賺了再說。

  回顧過去10年,娛美德玩兒“IP保護”主要有三個階段,節點分別在2016年5月、2016年6月、2017年5月。

  2016年5月,是推翻舊授權,搶奪傳奇IP的所有權。例如單方面宣布ACTOZ授權無效否認國內廠商的“獨占運營權”

  2016年6月,是在明知有風險的情況下,尋找新代理,證實傳奇IP的所有權歸自己所有,并細化合作內容提高授權金

  2017年5月,是各種碰瓷,索要侵權賠償金。如稱盛大游戲惡意利用打擊私服授權從中謀利,要求賠償損失1億美元等。

  這三次嘗試均被法院駁回或判處無效。其間娛美德喪失了多次擴大盈利的機會,但并無實際損失,而國內代理商們就慘得多。

  在娛美德尋找新代理、推翻舊授權的幾年里,國內山寨傳奇產品橫行,代理商制作的相關產品、投入資金大多打了水漂。

  兩頭不是人的受害者

  許多人認為娛美德苦盛大、藍沙最甚,但其實仔細來看,這個C位得是愷英的。

  他們被娛美德蒙騙,高價買不一定好使的授權,錢交了、產品賠了,還被亞拓士、娛美德雙方圍攻。

  2016年,娛美德一方面開始碰瓷國內有傳奇元素的成功游戲產品,一方面大肆宣揚“獨占著作權”“新代理合作”,成功引來了一批想擺脫騷擾、擴大盈利的游戲商。

  同年10月,因為頁游一哥《藍月》“侵權”糾紛頭疼不已的愷英下定決心,其子公司浙江歡游和娛美德簽訂兩份授權協議,娛美德分別授權浙江歡游及其關聯公司開發運營基于《傳奇》IP的兩款手機游戲和三款網頁游戲。

  據愷英網絡當時發布的公告,這個被共同所有者亞拓士申請仲裁的授權協議涉及金額約1.19億和1.79億人民幣的預付分成款,總金額近3個億。

  但收錢后不到半年,娛美德又陸續以“愷英拒絕支付授權產品流水分成”和旗下《藍月傳奇》手游、《王者傳奇》侵權,在新加坡申請仲裁,不斷要求巨額賠償。

  其中,2017年2月,娛美德以“浙江歡游未能履行付款義務,構成違約”為由申請仲裁,要求支付保證金50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2.98億元

  一年后的2018年10月,雙方在聽證中陳述主張,歡游主張解除協議,由娛美德賠付因為多款授權產品運營受阻導致的損失及利息共3.32億元。娛美德則莫名加價,從一年前的2.98億元,直接升到要求賠付14.84億元。

  之后,愷英旗下九翎的《龍城戰歌》和《傳奇來了》也分別在韓國和新加坡被娛美德申請仲裁,要求九翎賠償損失共計76.62億元。遠超過游戲收入的總和。

  到2019年5月,愷英已多次嘗試通過調整分成等手段達成雙方和解,但娛美德拒不退讓,并持續在多國申請仲裁,不斷提高賠償金數額,其中2019年5月仲裁從1.7億元直升25億元,超過被仲裁公司所有產品的收入總和

  因為這幾綜IP糾紛,愷英旗下產品、商譽都有所損失,股價在2018-2019年多次跌停,股價從15元上下直落3元上下。

  于此同時,娛美德的生意經變得更加完備:找產品碰瓷仲裁——不顧共同著作人亞拓士反對兜售授權——以分成等原因繼續仲裁——以擾亂股價、打擊投資者信心脅迫獲取高額賠償金

  可能因為盛趣有亞拓士做后盾,愷英成了這種套路的主要犧牲者。

  流氓繼續,但為時不多

  據盛趣等公司透露,截至2019年末,還有近40項傳奇相關訴訟案在審,訴訟核心包括傳奇著作權糾紛、授權糾紛和合同糾紛三個方面,橫跨中國、新加坡和韓國三國法庭。

  因為這些訴訟案,至少有近百家游戲公司的數十款產品無法正常運營,其中有不少拿了爭議版權的中小型公司,已經因為訴訟產生成本、產品停服、玩家流失等問題而破產轉業,其中不乏有利于老IP更新的創新玩法設計和運營思路被迫流產。

  雖然今天愷英九翎又被坑了,但其實在2019年底,國內游戲商和娛美德的《傳奇》IP授權之戰已經進入到一個反攻階段。

  10月中旬,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在一審駁回娛美德請求,認定亞拓士與藍沙信息簽訂的《傳奇2》《續展協議》有效。

  之后,藍沙信息反手狀告星輝天拓《烈焰龍城》及娛美德等對其享有的《Legend of Mir2》游戲著作構成侵權,索賠4億,后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三七互娛《屠龍破曉》合法,不構成侵權。

  最新的消息也證明盛趣、藍沙等一眾中國游戲商的努力并沒有白費。

  據世紀華通公告顯示,在2020年3月,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也駁回了娛美德在2019年11月的復議請求。

  在3月25日的裁定書中,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采信了亞拓士公司在中國大陸地區有權獨立對外授權的權利主張,并據此認定娛美德公司、傳奇 IP 立即停止在中國大陸向任何第三方進行涉及網絡游戲《傳奇》的改編權授權。這種類似的裁定結果會越來越多。

  不出意外的話,已經沒有其他靠譜收入來源的娛美德依舊會繼續提起復議和碰瓷,這期間,還會有和娛美德簽約的中國廠商受害。

  但長線來看,長痛轉短痛,傳奇IP所有權塵埃落定,各家不必再為糾紛消磨,不必再被流氓版權商永久吸血,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黑龙江体彩6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