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出行

哈啰自曝融資欲扭轉輿論聲音,但100%增長知易行難

哈啰自曝融資欲扭轉輿論聲音,但100%增長知易行難

?圖片來源:哈啰出行官方微博

作者 / 速途網 吳佳馨、喬志斌

在剛剛過去的24小時里,正當互聯網領域因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一事而議論紛紛之時,哈啰出行突然帶著自己“已于去年年底完成一輪融資”的消息進入眾人視線。

隨之而來的還有哈啰因現金流較為充沛而日漸顯現的野心,速途網獲悉,在內部信中哈啰提及,基于平臺戰略,哈啰將基于出行向整個生活服務方向延伸,目標是:未來三年,DAU過億;更長的時間內,成為中國人主流3個APP之一。

哈啰CEO楊磊甚至直言,當下是哈啰賬上現金儲備最多的時候。即使在疫情影響下,哈啰業務依然能實現100%的增長,并將在2020年實現首次盈虧平衡。另外,公司的目光不局限于今年,已經投向了下個10年、20年。

但與哈啰的樂觀相對的,則是其近日以來陷入的諸多爭議。以至于在疫情的背景下,突如其來的融資訊息并沒有為哈啰帶來完全的利好,反而讓眾人對它的近況及業務規劃的可行性多了幾分好奇。

自曝融資,哈啰意在穩定軍心

事實上,哈啰的裁員爭議由來已久。去年12月,楊磊在內部郵件中提及,2019年整個行業面臨寒冬,相比之下,哈啰出行的日子還算過的下去。但楊磊也提出,哈啰2019年吸收了不少人員,看起來人才鼎盛,實際上卻常感覺無人可用。

“公司的創業氣息,奮斗文化逐步在弱化。公司的反應速度在大大下降,甚至一兩個月才能做出來東西,以前一個人干的事情現在三個人干。”楊磊直言,為此他提出,2020年保持現有人員規模,凍結新增HC,在現有人員規模上擠掉泡沫。

但現實,或許比楊磊的言語更為冷酷。據Wise財經報道,哈啰單車裁員比例超過10%。最大優化比例的部門為電池運營約為70%,其次是換電約為50%,研發約為15%,采購約為40%。

一時之間,脈脈職言區不乏有認證為哈啰出行員工的用戶,在“哈啰裁員”的相關話題下講述自己的經歷。有員工直言,公司現在其實是不賺錢狀態,不得不進行裁員。更有員工表示,自己是因為管理層藏有私心,而被優化。

哈啰自曝融資欲扭轉輿論聲音,但100%增長知易行難

盡管哈啰作為共享單車領域的一員,自誕生以來便在吸引資本方面頗有幾分心得。企查查公開信息顯示,自哈啰成立以來,其先后完成了13輪融資,加上本次披露的數據,哈啰已完成了14輪融資。螞蟻金服、復星集團、威馬汽車等熟悉的資本方,均為其投資人。但虧損一直是共享單車領域的難題,時至今日哈啰也沒有公開表示自己已經跑通盈利模式,也為自己埋下了隱憂。?

恰逢疫情之下,裁員、降薪似乎成為互聯網公司的標配,突如其來的大規模裁員自然會引發員工恐慌。以至于哈啰內部,在崗員工心存憂慮,唯恐自己成為下一個被優化的人員。部分管理層成為員工不滿情緒的發泄出口,備受質疑。?

哈啰在此時公布自己的融資訊息,也是希望通過看似較為穩健的現金流否認“哈啰因經營壓力而變相裁員”的傳言,緩解因裁員而帶來的負面情緒以及對管理層的質疑,穩定軍心。讓哈啰的優化政策得以順利進行,并保證員工會更有動力去實現楊磊提出的未來。?

哈啰執行總裁李開逐強調,優化人員是汰換調整少量不合適的人,提升組織效能,讓組織具備更強的競爭力。而這樣的管理政策,未來或許會長期堅持。?

資金注入,哈啰欲提升自身形象?

除此之外,哈啰自曝融資恰好處于疫情期間。?

受疫情影響,可以減少人員接觸的騎行,成為中短途出行的優先選擇。尤其是復工潮的來臨,共享單車也迎來了春天。?

為進一步保障用戶的健康,近日,美團單車聯合中國城市公共交通協會發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衛生保障運營規范》,明確提出了共享單車在疫情期間的消毒和維護標準。包括且不限于每天清潔、消毒不少于1次等。尤其是熱點區域,在消毒用品數量允許的情況下,共享單車運營人員應對所有共享單車實行無差別消毒,并細化消毒流程。?

而同樣能夠減少人員接觸的網約車方面,滴滴出行在疫情期間便出臺多項消毒措施保障居民乘車健康。日前,由滴滴出行發起并聯合協會共同推動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平臺公司疫情防控服務規范》團體標準已完成立項工作。?

在這樣的情況下,既有共享單車業務也有順風車業務的哈啰也因積極承擔社會責任,為居民健康出行貢獻出一份力量。速途網獲悉,3月以來,哈啰也有過類似的舉措,目前山西、河南等部分城市已明確提出消毒要求,尤其是河南省內單車,哈啰還在車筐內投放醫用酒精進一步保障居民健康。?

但要注意的是,相比于美團、滴滴積極承擔自己的社會責任,持續發揮影響力,哈啰目前還是逐步進行,尚未對自己涉及的全部城市與業務有明確的消毒標準。

隨著融資消息的披露,受到外界廣泛關注的哈啰在出行領域的影響力也將有所提升,這也將促使哈啰出臺更多措施以匹配自己日益提升的影響力,從而扭轉自己的自身形象。?

知易行難,業務增長與盈虧平衡難兩全

在內部分享中,哈啰出行CEO楊磊提到了“即使在今年受疫情影響的情況下,大約還能實現100%的業務增長,有希望在2020年實現整個集團的首次盈虧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這里的“100%增長”并非是收入的增長,而是“業務”增長,同時也并沒有明確是業務的規模或是服務次數。例如在哈啰出行公布2018年年終數據盤點中顯示,哈啰單車業務飛速增長,日訂單超過2000萬筆,同比增長100%。

而2019年年度數據盤點中,除了累計用戶從1.6億增長到3億,接近一倍的提升外,涉及與2018年數據比較的,僅有“哈啰出行夜間騎行量占比全天約19.4%,相較于2018年增長近一倍”。

哈啰自曝融資欲扭轉輿論聲音,但100%增長知易行難

至于2020年,哈啰究竟如何實現“100%的業務增長”,現在看來,更多的機遇還是在于其業務規模之上。總覽哈啰出行的各條業務線,從最初的兩輪車、到近年來擴張的四輪車(網約車、順風車)業務,不乏一些“從0到1”剛剛起步的項目,對于服務規模似乎是很好的擴張機會。然而2020年初的疫情,還是讓哈啰出行的規模增長畫上了問號。?

從各個業務線來看,共享單車業務憑借著“3億用戶”基礎,在短期之內仍然是哈啰出行的“支柱業務”。然而受疫情影響,公眾出行意愿顯著下降。?

為了提振行業信心,2月6日哈嘍出行就曾披露單車大數據顯示,1月8日-2月5日,包括北上廣深在內的多個一二線城市出行騎行量都迎來明顯增加,同時自2月10日企業復工以來,各地共享單車需求量持續攀升,北京單日騎行量就曾上漲近150%。然而,據北京市交通委員會監測統計,2020年3月份共享單車總騎行量為1622. 07萬次,恢復到去年同期的63.2%。可見,雖然隨著國內疫情好轉,但恢復到去年同期水平仍需時日。?

同時,為了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全國大部分景區暫時封閉,而逐步開放的景區,也要實行嚴格的限流防護措施,這對于哈啰出行的景區共享出行業務,遭遇了不小的打擊。?

虧損,是拖垮城市共享單車的主要原因,共享單車賺錢與否取決于日騎行次數、丟失率、運營成本和騎行價格。疫情的到來,不僅讓共享單車日均活躍量急轉直下,車輛的消毒工作也讓單車運營成本居高不下。

或許是出于兩輪車業務受到影響嚴重,哈啰出行將更多的希望放到了共享助力車領域中。3月24日,哈啰出行在上海推出旗下新款共享助力車“云起”,同時喊出“沖刺最后3公里”的口號。不過,共享助力車的大規模推廣仍需等待疫情拐點,各地對助力車持謹慎態度。

哈啰自曝融資欲扭轉輿論聲音,但100%增長知易行難

而哈啰出行的急迫,體現在疫情期間為武漢等地區的業務醫護人員、志愿者等提供1000輛助力車,卻遭遇武漢市交通運輸局約談,原因是在未完成常規報備流程的情況下“違規投放”。可見,疫情拖慢了哈啰對于助力車上牌與投放的流程。?

而在順風車業務上,根據《哈啰順風車城市復工出行數據報告》顯示,自2月10日大范圍企業復工以來,哈啰順風車訂單量持續增長,但仍然處于復蘇狀態。?

而電池業務、換電業務作為裁員傳聞中受災的“重災區”,分別70%、50%的裁撤比例,一定程度印證了該業務營收與盈利表現難以達到預期水平,尤其在出行業務仍然處在復蘇期的當下,想“扶起”電池業務,無疑會讓哈啰出行的現金流更加困難。

盡管哈啰出行使出渾身解數促進出行業務的恢復,但面對年初的疫情影響,出行需求晚一日恢復到正常水平,哈啰出行實現“100%業務增長”的小目標就困難一分。更何況,出行市場早已度過靠補貼打天下的階段,而“燒”出來的規模還會讓哈啰出行本身盈利雪上加霜;而如果為了盈利,而采取漲價措施,則不利于業務規模的恢復。

所以,對于整個出行行業來說,一切還要等待疫情早日結束,才有可能離開復蘇之路、完全回歸發展的跑道之上。對于哈啰來說,在業務尚未恢復元氣,仍需要依靠資本背書的當下,立下業績與盈利的“Flag”顯然有些為時過早。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黑龙江体彩6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