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大文娛
  3. 直播

注入“互娛+社交”基因,映客能否為直播業務“驅寒”?

注入“互娛+社交”基因,映客能否為直播業務“驅寒”?

映客的產品矩陣正在發揮自己的想象力。

3月29日晚,映客發布2019年財報。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全年總營收32.69億元,經調整后凈利潤7146萬元。其中,2019年下半年公司營收17.83億,同比及環比分別增長13%及20%,實現全年盈利。

一時之間,映客財報備受關注。眾所周知,去年8月映客發布2019年半年報,財報顯示其2019年上半年虧損2754萬元,并由此產生“直播領域迎來寒冬,映客也么有錯過”一說。但從全年財報來看,映客依舊充滿想象力。

映客方面稱,扭虧轉盈源于全新的“互娛+社交”戰略布局,讓映客集團整體發展思路更為明晰。同時,持續投入的技術研發正不斷發揮作用,映客搭建的音視頻產業中臺正為集團創新業務提供強有力的產品與技術支持,最大程度提升了運作效率,從而讓映客扭虧轉盈,實現持續五年盈利。

直播業務亟需活力,映客注入互娛、社交新基因

事實上,“直播領域迎來寒冬”的說法由來已久。

去年3月,在2018年全年業績發布會上,映客創始人兼CEO奉佑生表示,2018年,大的環境大家都感覺到有一個寒意,行業人士覺得直播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

速途網曾在《映客上市一周年:直播平臺內容為上,產品矩陣已在路上》上提及,由于監管的愈發嚴格,讓直播平臺趨于規范,行業集中度也不斷加速。頭部直播平臺相繼上市,第二梯隊生死難測,不得不寄希望于抱團取暖。

再加上近年來,短視頻的迅速發展不斷爭奪用戶碎片化時間,并基于自身業務規劃開始布局直播。目前為止,抖音、快手以及二次元彈幕網站嗶哩嗶哩等,均有涉足直播。在此背景下,盈利模式較為單一的直播平臺開始謀求業務多元化,從而激發自身活力。互娛、社交,無疑是映客為持續擁有想象力而提出的業務新方向。

3月的那場業績發布會上,奉佑生除了認同行業確有寒意外,也提出映客的直播業務現金流依然強勁,并決定用賺來的利潤投入到源源不斷的新研發和未來增長當中去。

為此,映客一方面積極布局自己的產品矩陣,包括針對三四線及以下城市的視頻產品種子視頻、針對中老年用戶的老柚直播、語音交友平臺不就、音泡及其他互動娛樂產品;一方面積極尋求大型平臺型并購的機會,并謀求海外發展。

速途網了解到,上述產品,僅為映客探索產品矩陣的一部分。去年8月,針對東北地區,映客上線“一米直播”,并帶有輕社交屬性。而從App Store相關產品的開發者信息中可以看見,專注于語音社交的軟聲、香芋星球均為映客所有,基于二次元而出現的同好社區StarStar,不僅支持直播,還有時下火熱的番劇、古風歌曲等。有用戶表示,自己在StarStar“有種找到家的感覺”。更有相親交友產品對緣、地圖社交產品22,進一步豐富映客的產品矩陣。

在平臺并購方面,去年10月,映客全資收購興趣社交產品積目。依托映客的研發實力和營銷資源,目標人群為95后年輕一代的積目,自進入映客產品矩陣以來,不斷豐富自己的品類和玩法。據悉,2019年,積目通過合作線下音樂節、組織觀影團、改裝車越野等線上線下活動,在Z世代的興趣領域更具號召力。

注入“互娛+社交”基因,映客能否為直播業務“驅寒”?

得益于積目的加入,映客在整體形象上更加年輕化。同時,去年12月積目上線VIP功能,邁出商業化的第一步。而這一舉措,無疑會幫助映客豐富其在商業化之上的探索。

兩條腿走路的形式,讓映客旗下社交產品覆蓋人群廣泛,形式也多種多樣,滿足不同群體的不同社交需求。反映在財報之上,便是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年月平均活躍用戶達2981萬,較2018年月平均活躍用戶2549萬,同比增長17%。

映客方面同時稱,多個音視頻產品在商業模式上得到驗證、用戶規模迅速增長,已成為集團收入新的增長點。

曾經造成虧損的“中臺”,正待發揮作用

在產品矩陣之外,映客長期在技術研發之上的投入也為其形成新的收入增長點貢獻了不少力量。

半年報顯示,映客出現虧損的原因主要是創新產品的研發費用大幅增加,映客上半年研發開支1.53億元,同比去年的8522萬元增加了80%。而在全年報中,映客耗費財力物力搭建的音視頻產業中臺正在逐漸發揮自己的作用。

中臺是什么,奉佑生曾在2019中國新媒體大會的演講中給出答案。在他看來,映客搭建的音視頻產業中臺,能夠通過映客在音視頻互動領域積累的經驗,為其他產品在數據模型、音視頻技術、產品運營和流量生態等各方面進行全方位賦能,并結合實際情況提供高度耦合的定制服務,助力相關業務快速成長。

在映客的產品矩陣中,有希望成為中臺賦能標桿的無疑是視頻相親交友產品對緣。據速途網了解,成立不過半年的對緣,有著自己的發展速度。春節期間,受疫情影響,云相親備受關注,并為對緣等平臺的發展創造了契機。數據顯示,對緣日活躍人數上漲300%,共促成二百余萬場線上視頻相親,累計在線相親時長近百萬小時。

與傳統的“一對一”或“一對多”相親模式相比,對緣創造性提出“嘉賓+紅娘”的形式。在相親中,由專業紅娘針對嘉賓的特點及實際情況,為兩人“量身定制”相親形式,引導雙方連麥互動、深入交流。其他用戶也可進房間觀看相親過程,為整場相親“出謀劃策”。這也使得對緣相親成功率較高,并由此催生了“線上紅娘”這一新興職業。

注入“互娛+社交”基因,映客能否為直播業務“驅寒”?

速途網認為,隨著對緣成為映客中臺賦能的標桿性案例,一方面映客可以探索流量變現新方式,另一方面也可以基于中臺為其他企業賦能,從而尋求商業增長點。據映客方面介紹,目前映客已利用中臺系統與不少企業展開緊密合作。

寫在最后:

值得注意的是,映客以2019年上半年虧損換來的產品矩陣,目前僅有積目、對緣展現出一定的活力,其他產品還有待展現自己的音量。以至于有人士指出,映客想要以產品矩陣打破直播業務天花板的做法,看起來更像是基于直播場景以及直播業務所面對的用戶,而進行業務拓展。新的產品布局,相比于切入直播業務的果斷,顯得小心翼翼。

許是讓自己更具競爭力,去年10月,映客將原來的直播購和戶外頻道升級為嗨購頻道,發力直播電商。今年3月,嗨購頻道接入有贊系統,為自己注入新鮮血液。

可以認為,直播、直播帶貨能夠為映客迅速帶來現金流,從而為中臺建設以及產品矩陣進行布局留下更多時間。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映客能否保持自己持續盈利的戰績,或許還要看其中臺賦能下的產品矩陣到底有怎樣的規模以及變現能力。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黑龙江体彩61开奖